骆驼祥子

祥子是一个体面的人。“体面”,多么老北京的一种说法!他注意自己的外表——一定要干净,不能邋里邋遢;他注意自己拉扯的架势——要快而稳,挺而韧;他珍视自己的声誉——凡事忍让,洁身自好。最重要的一点是:他有理想!他想有一辆自己的车,他想做自己的老板。为此,他克己、坚韧、诚实、勤劳,为了攒够买车的100块大洋,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!于是乎,他挣来了自己的第一辆车。
可是好景不长,他的车被夺走了,心血落空,还被抓丁抓到了军营里。祥子从来就是一个不向命运妥协的人,这一次,他依然选择了抗争。他居然顺了三头骆驼逃了出来!寄住在刘四爷的车厂里,祥子被刘四爷的女儿虎妞看上了,于是虎妞费尽心机把自己嫁给了祥子——其实更像是娶了祥子。单纯的祥子啊!就这样毫无察觉地走上了不归路。虎妞用自己的积蓄用投机的方式给祥子买了他的第二辆车,成功地把祥子从名义上的丈夫转变成了实质上的奴隶。不久之后的一个午夜,虎妞死于难产。为了还债,祥子失去了他的第二辆车。
祥子只会拉车,也最适合拉车。可是,安葬完虎妞的祥子已经不像过去那般“体面”了。他学会了打架、抽烟、酗酒、嫖娼,也开始在路上和别的车把式较近,借钱不还,甚至骗钱、讹钱。这些,都是以前他不会也不屑去做的。祥子消失了,他变成了骆驼。他不再有理想。在那个时代,理想是一件奢侈品,是填饱肚子活下来后的消遣,甚至,连消遣都不够格,因为西直门外的白房子里有更好的娱乐——女人。
祥子的邻居小福子是一个靠出卖自己的身体养活父亲和弟弟的女人。在那个时代,卖肉是女人生存的唯一方式。她和祥子同命相怜,她才是最适合祥子的人。小福子把自己卖到了白房子,后来吊死在白房子外面的小树林里。这是祥子后来才知道的,这也打破了他对生活的最后一丝希望。此后,骆驼只要一有钱,不是去天桥看把式,就是去白房子过夜。偶尔,在进白房子之前,他回到吊死小福子的是林里痛哭一场,以此来凭吊死去的小福子和祥子。染了一身病,没力气拉车了,骆驼便去给人家红白喜事或游行举举牌子,下碱、虚弱、老态龙钟。祥子已经死了,活生生地死了!
还计较利害得失吗?还会认为有自己的车是一件幸福的事吗?还关心别人吗?还认识自己吗?
不!永远都不会了!
老舍先生总是善于以小人物的悲欢爱恨来反映大时代的起承转合。
在这种理想被埋没的时代,没有谁是最后的赢家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