玉不琢,不成器

  物之器能容纳他物,或供人玩赏,而人之器则能怀才卓荦,使人翩然于世间。器,是人不可多得的度量與才干。
  
  汉魏曹子建得以八斗之才器,书“荣曜秋菊,华茂春松”之作闻名遐迩;初唐李世民有虚怀纳谏之器宇,谏臣魏征有廷争面折之器怀,使泱泱中华显兴贞观之治;今屠呦呦以坚韧奋斗、不辞辛劳之器节,得回春青蒿造福万家。器,的确是人通往成功的必不可少的启明星。
  
  人之器从何而来,成器又谈何容易?古人有言“先自治而后治人之称大器”,“玉不琢,不成器”,名言如炬,帮助了我们洞烛其因。原来人若要成器,应同琢玉一般,自省与磨炼不可或缺。
  
  “六国破灭,非兵不利,战不善,弊在赂秦”。苏洵在其《六国论》中的精辟的见解,凝练的语言令人叹服,然而这位名列唐宋八大家的大文学家却在年少时不好读书。世曾有“三十老明经”的说法,意为人如果三十岁才考过科举中的明经一科,实在算是比较迟的了。而苏洵年二十七岁才悟学习之重,发愤始学,这是否太晚了呢?不,这不是踌躇的一瞬之志,而是开始了漫长的、重要的自省。自省什么时候都不算迟。苏洵下定决心发掘自己,闭门苦读十余年,学业大进。《权书》《衡论》被欧阳修大加赞赏,轰动京城,实是“大器晚成”之典范。他自己造就了自己,自省是他成器的原因。
  
  在爱琴海岸边,一个男人沙哑的声音不断地被海风吹散开来,不分昼夜地被海浪吞吐湮灭,这个男人是古雅典的雄辩家德摩斯梯尼。他生来没有当演说家的天赋,口吃、声弱、耸肩,这或许已不是尚未打磨的璞玉,更像是一块绝望的磐石。但他仍开始了漫长而痛苦地自我雕琢,他口含石子朗读美文,向歌唱家虚心请教发音方法,对大海呐喊锻炼声音——这是一尊会流血的磐石。为了成器,他忍痛锤炼自己,最终释放出无与伦比的光芒,成为了著名的政治雄辩家,被荣授雅典的金冠。
  
  我们艳羡着抱大器之才,也应追溯他们成器的原因,而在那之后,就应收回目光反观自身,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是神秘而浑厚的璞玉。昔卞和献荆山石于武王,却以欺君之罪刖双足,后终由文王鉴识,琢磨后成为传世之宝和氏璧。如它永不被卞和与文王注目,如它永不被剥去石衣,史书中岂有和氏璧可占之地?璞玉需要被发现、被雕琢,人同是璞玉,却能自我发现与自我精进。这样一看,成器之道,实为精简,即是自省与磨炼。
  
  我欣赏着玉器,在阳光下它玲珑之间还映射出一抹温润。阖上眼,耳边听见淙淙流水般清脆的击玉之声,那不是呻吟,而是璞玉欣喜的欢鸣。它知道它经过如此的雕琢才能成器,人亦如此,我们也要在不断地磨炼之中自省精进,锻炼出博人赏叹的度量与才干,为他人、为国家作出应有的贡献,终不负重器之名。

发表评论